對於戀舊的人來說,或許廣商比廣財這個名字更有感召力。相較於中大這種散髮著精神母體氣息的學校來說,廣商無論從年齡上還是面積上來說更像是一個少女。對於周邊的廣州人來說,她或許就是一個“赤沙公園”———供他們在飯後閑暇散步。而三水校區更是廣商所有魅力的集大成者,雖然在地理上,它屬於佛山,但是在精神上,它擴充了廣州更大的邊緣。
  私人記憶
  ●商科大學的隱者生活
  講述人:田忠輝,廣東財經大學中文系教授
  作為一個骨子裡具有“移民因子”的人來說,我出生時是一個東北人,到了中年一路向南,從東北到北京,然後再到四川成都、廣西桂林。這一路走來,現在早已習慣廣州的酷熱和潮濕,更偏愛它的溫暖和明亮。我經常對我兒子說,我們的家鄉就在我們的腿上,我們走到哪裡,哪裡就是我們的家鄉。
  多走一走你就會發現,即使在一所個性很強的大學,其周邊的環境卻是大同小異的。雜亂、喧囂的小吃街是大學周邊最具特色的同質化元素,咖啡館則是每所學校都不可缺少的元素,這是一個頗具小資情結的共性。我在大學生活了二十多年,老實說,我對這些都已經是熟視無睹的了。不過,廣商三水校區還是令我歡喜的,雖然她遠在佛山市三水森林公園裡,不近鬧市,不近人間煙火,但是正是這一份清幽,尚留些許的感懷資源,可以為之塑造不同凡俗的生活理念,可以為商學院這樣一所貌似急功近利的專科性的學校鋪墊一層柔軟而富於情趣的底色。
  說實在話,如果按風景來算,廣商本校區並沒有太多傲人的資本。廣商建校時間比較短,去年才迎來了它的三十歲生日,學校也正式更名為廣東財經大學。這是一所處於奔跑狀態中的學校,就像一個人的青年時代,處於渴望被群體認同的階段。建築談不上有什麼特色,但對於一所學校來說也算實在。我喜歡和熱愛我的學生,正如華南氣候的溫暖一般,這些孩子們性格和善、性情溫和、朴素勤勉,不狂不躁。
  在這裡,我有了一個可以寄身的角落,我在商學院的中文系教書。嶺南人民平實的底蘊為廣州這座城市文化塑身,財經大學的中文系則在喚醒著這所學校的溫情和趣味。我和我的伙伴們來自中國的四面八方,在這樣一所商科院校,自樂於如此邊緣的專業,卻過著豐滿的人生。而我,更愛她的三水校區,在青蔥的湖邊,四季的風飄搖掠過,常青藤搭起的四座連綿的棚架覆蓋在情人路的上方,在深情凝視中於翠綠和蒼黃中流轉著歲月、在沉默寡言中迎接著四季的交替。春夏秋冬,校園裡花開次第,有多少歡笑留在了青一湖畔,又有多少匆匆的腳步,給未來奠定了前行的基礎?我的伙伴們笑吟吟地徜徉在城市邊緣,構築這座花園,在校園和城市的交接之處,我們是隱者,樂乎自在的生活。
  ●三水到廣州,一處幽靜,一處嘈雜
  講述人:劉康,廣東財經大學2014屆畢業生
  大多數廣商的學生都要經歷兩年三水校區、兩年廣州校本部的生活,一處幽靜,一處嘈雜;一處是悠閑地讀書的好場所,而在另一處,我們則是忙忙碌碌地為將來的就業而奔波。兩個地方可謂一動一靜冰火兩重天。三水校區的環境幽美,更像是一個度假村,不遠處有個森林公園並且遠離鬧市區,去最近的市區都要二三十分鐘車程。而廣州的校本部,連校門口都很熱鬧。學校的正門口和東門各有一條街,小餐館與超市林立,還有好多城中村的居民樓。而且在校本部的基本是大三大四的學生,要麼緊趕著把大學的課程早早結束,要麼已經開始在求職的路上奔波,生活的壓力排山倒海般襲來。當然,這兩年的歷練對於我們來說也是必要的,否則我們會產生一畢業就被硬生生拋棄到社會之中的感覺。
  同學們有時候自嘲兼玩笑,廣商是赤沙地區的知名學府,說的是廣商周邊沒有太多高校,廣商在這裡就是等級最高的了。的確,它的地理位置和優越性顯然沒有中大這樣顯赫。但對於生活於其中的人們來說,人們更願意稱它為赤沙居民的“赤沙公園”。晚上沒事的時候,附近的村民都會把這裡當做休閑散步的場所。人們喜歡在晚上的時候到這裡的田徑場上散散心,說不定有時候還能碰上音樂發燒友們的演唱會。離這裡不遠的正門邊上有各種小餐館,是學生們的“墮落街”,大概每個高校附近都有自己的墮落街吧。
  學校裡面也被分為南北兩個部分,南邊屬於生活區,建築物大概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樣子。但是北校區就接近琶洲展館。我們搬到本校區的時候,這裡已經開始大規模地建設,整個北校區就像工地一樣,明顯看得出來,這裡在擴充疆土,因為校本部原來的校區實在有些小。如果遇到廣交會,廣商的學生會跑去做兼職,賺點外快也積累些經驗。
  對於我來說,也許現在考上國考之後剩餘的時光可以稍微悠閑一點地度過,比如沒事打打籃球,看看書。其他的同學們還在苦命奔波。對於一個應屆畢業生來說,學校的最後半年大多數是這樣匆匆忙忙地度過的。在找到工作之前,哪有心情懷念大學時光。
  但是於我個人而言,當然還是更喜歡三水校區一些。那裡有兩個湖。湖水是青的,所以沁湖變成了青一湖,是寫作課老師的最愛。至於另一個漣湖,其上坐落著我們的圖書館,也許是漣湖本身名字好聽,至今未被更名。青一湖畔情人路,是校園一大名勝,路旁的蔓草纏繞著架子形成了一道道拱形的樹門,很是漂亮。一天路過,看見許多蜻蜓圍著樹門在明明滅滅的光影中飛舞,幾乎是童話世界里的景色,讓我挪不開眼!採寫:南都記者 郭炳朋
  留言簿
  @土福:我的青春,只剩下父母的叮嚀。愛情,在歲月的縫隙間冬眠。在這個紛繁的年代,我靠著一張白色的借書證,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裡/靜靜地活著(土福是廣東財經大學中文系的學生,他的這首詩的名字叫《活著》)
  @廣東財經大學:#校園掠影#夜幕降臨,三水校區圖書館默默佇立在沁湖中,散髮出的點點燈光使它顯得莊重而寧靜,仿佛在提醒你我:“輕點聲,學子們正在努力耕耘”。通向圖書館的校道在華燈映照下,恰似一條金色通途。“書山有路”,這不正是一條通往書山之路嗎?
  @暢所欲言:如果在廣東商學院遇到愛情,一定要一年四季去感受不同的情人路,春天的生機,夏天的清新,秋天的淡然,冬天的傷感,遇到青蛙(也許是泥蛙)的時候可以撲進他懷裡,但千萬給蛙兄讓條路,這就是最原生態的廣商。
  @觀偉:三水的日子似乎很短,留下的一些記憶也早早沖洗乾凈,赤沙的人人事事更刻骨銘心。大三剛來學校的時候,常常跟幾個同學去老三大排檔一起吃飯,吃完就到球場談天說地,生活很愜意,很開心,不知道以後的日子我們還能不能在這個地方一起重覆我們的故事,即使有,但已經沒有那種心境了。  (原標題:亦動亦靜亦超然 青一湖畔在何方)
創作者介紹

古典傢俱

yz99yzzys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